選擇主題
文章正文
發布時間:2019-11-12 08:28:27 文章來源:人民網 文章原文

  全域流量競爭的大背景下,BAT需要新動能。11月6日,也就是傳出“百度新款短視頻App‘番樂’即將上線”的第二天,視頻社交應用“貓呼”背后的騰訊痕跡被曝光。阿里內測社交App“Real 如我”的消息,則在一個半月前傳得沸沸揚揚。

  北京商報記者體驗發現,這三款產品的側重各不相同,但無外乎補短板或守優勢。QuestMobile數據顯示,2019年9月BAT系App使用時長占比同比均出現下滑。巨頭需要補充流量,還需要把流量時代積累的資源通過新產品遷移到場景競爭中。

  并非偶然

  盡管互聯網巨頭有不止一款產品,也不斷試探多種可能,但在短短一個半月時間,BAT先后被曝新應用的情況并不多。

  11月6日,北京商報記者發現,騰訊在蘋果應用商店上線了一款名為“貓呼”的社交App。貓呼主打視頻社交,具有美顏、面具等功能,上線3個月來已經進行了9次升級。

  根據天眼查信息,貓呼的開發商是深圳市網視界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由魏穎和謝晴華各持50%股份,魏穎任董事、總經理,周頌任監事。據悉,謝晴華是騰訊副總裁,周頌是騰訊IEG(互動娛樂)財務管理副總經理。周頌、謝晴華還是騰訊旗下多家公司監事。不過,截至發稿,對于貓呼隸屬于哪個團隊,騰訊方面尚未回應。

  貓呼曝光前一天,百度短視頻產品“番樂”即將上線的消息傳出。報道稱,番樂面向18-24歲年輕人,主打豎版連續劇集短視頻內容,劇集時長30秒-5分鐘,通過3-5集連載型微劇的形式傳播。

  目前,番樂尚未在蘋果和安卓應用商店上線,百度方面對番樂的消息一概不予置評。如果上述消息屬實,番樂將是百度繼Nani小視頻、全民小視頻、好看視頻之后推出的第四款短視頻應用。

  從發布時間看,9月下旬被曝光的“Real 如我”發布得最早,它的開發商法定代表人是阿里系釘釘CEO陳航。蘋果應用商店信息顯示,Real 如我上線近一年,已經升級24次,具有美顏相機、場景識別、刷臉識別等功能,目前正在內測中。

  在中央財經大學副教授、中經數字經濟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陳端看來,BAT在近期密集推出新產品并非偶然。

  她以電影類比,“就像暑期檔和春節檔是電影的黃金檔期一樣,互聯網C端產品也有發布的黃金檔期,尤其是阿里‘雙11’后,有圣誕、元旦、春節等排浪式接力,可以為產品借勢及造勢,提供外圍人氣支撐,選擇在這個時段推出新品不足為奇”。

  揚長避短

  從競爭的角度看,推新都是為了流量補充。對比數據,BAT的流量渴望更加直觀。

  根據QuestMobile發布的《2019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2019年9月BAT系App使用時長占比同比首次出現集體下滑。其中騰訊下滑得最多,從2018年9月的46.2%降到2019年9月的42%,阿里系App從10.4%降到10.3%,百度系從8.8%減至7.8%。腰部及更多中長尾企業對用戶時間的爭奪力正在逐漸增強。

  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錢婧認為,因為產品性質的原因,使用時長占比持續增長的字節跳動系App對用戶的時間爭奪力更強。在存量市場,字節跳動系App必然會占據其他App的留存時間,這種狀況能否延續,取決于BAT對短視頻和新聞客戶端賽道的爭奪力如何。

  社交、視頻是BAT這批新產品主要的側重點,也是其他互聯網企業想卡位的賽道。

  之所以是上述兩個領域,陳端認為,“互聯網上半場既有模式和格局下的流量見頂,C端產品要用新模式、新產品為行業注入新動能。在5G商用即將掀起的場景時代,與場景貼合度更高,更能激發沉浸感、代入感和交互感的視頻類產品及社交類產品會成為產品創新比較集中的領域,未來立足多重場景的共振與疊加,視頻類產品與社交類產品的融合創新或許也是趨勢之一。

  但她也表示,“就目前幾款產品的功能屬性和基本定位來看,還算不上戰略級別的產品創新,只是在原有戰略體系架構上揚長或避短而已”。

  以騰訊為例,社交是騰訊的基因,微信月活高達9.4億。不過2018年至今,從校園、陌生人、興趣等細分市場切入的新產品驟增。由于整個移動互聯網流量基本見頂,微信的月活天花板已現,加之騰訊尚未攻下短視頻市場,微信需要做好社交防守。

  阿里做社交則是為了進攻,Real 如我的校園、美顏特點都是年輕流量的來源,與騰訊相比,阿里核心產品的交易屬性對流量的獲取能力較差,做社交是為了建立更多的流量通道。

  “百度做短視頻倒不是為了社交,它是為了擴大內容池,用更長更優質的內容來獲取流量,提高用戶黏性,去支撐百度App。”比達分析師李錦清說。

  發展存疑

  雖然三家的側重點不同,但是目前面臨的挑戰和機遇大體相同。

  陳端概括為兩個轉變:“從流量時代向場景時代轉變,從消費互聯向產業互聯轉變,如何把前期積累的資源和能力順利遷移至新時期,結合新的時代機遇和產業機遇點提供新的產品與服務,是三家目前都要考慮的問題。”

  在資源遷移上,騰訊和阿里比較謹慎。以貓呼為例,盡管騰訊旗下的微信擁有國內最強大的用戶關系鏈,但貓呼用戶并不能直接導入微信和QQ好友,只為用戶提供了微信、QQ登錄,分享至朋友圈、微信好友、QQ空間、QQ好友的功能。

  相比之下,其他互聯網企業的資源聯動更加積極,微博就是代表。

  9月上旬,微博內測社區產品“綠洲”,北京商報記者體驗發現,用戶在綠洲發布的動態可以同步到微博,大批駐扎在微博的明星已經開始同步兩個平臺的內容。

  上述資源加持,讓綠洲短期內就打出了品牌知名度,而Real 如我和貓呼就明顯不如綠洲。加上BAT對新產品三緘其口,第三方報告也均未披露過產品具體數據,業內人士對比BAT新產品的渠道更是少之又少。

  七麥數據顯示,未被曝光前,貓呼在蘋果應用商店的免費社交榜單中,大部分時間都在1200位以下。被報道后,貓呼的排名一度躥至21名,但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已回落到100位以下。Real 如我也呈現出類似的趨勢,熱度只在9月下旬大幅增加。

  陳端認為,“在微信一家獨大、其他垂直社交產品已經充分垂直細分的大背景下,一款新品能有多大的發展空間尚存疑問。未來即使會有新的現象級社交產品問世,也一定是基于后端其他的強功能或強聯結支撐的”。

  李錦清站在用戶端角度表示,“新產品是否符合中國網民的習慣也很重要。目前視頻社交在國外的接受度更高,YY完成對視頻社交BIGO的全資收購,證明了這個模式有可行性,但是BIGO是面向海外的應用,貓呼的用戶在國內。騰訊推出貓呼的目的,可能更多是試探,就像當年早早上線了微視一樣”。

平码3中3公式算法